热线电话:

banner2

联系亿百体育APP

重塑属于在地的食器文化 选品店创立者谢欣翰 × 设计师黄显勋 - 生活 - 中时新闻网

发布时间:2021/11/03 点击量:

随著国人对设计与生活品质的日趋重视,民众对使用的器皿也越发讲究。过去要呈现这样的精致细节,往往得借由使用国外的设计物方能完成,但随著近年在地意识抬头,“地衣荒物”创立者谢欣翰和“日目视觉艺术”视觉总监黄显勋发现,有越来越多设计者和商家看见了传统的美好,由此截取灵感并赋予新意,打造出蕴含在地文化元素的特色餐具,让本地的饮食文化展开美好新页。

寻找属于自身的历史符码

开设“地衣荒物”之前,谢欣翰即因工作之故,常有机会带著外国人找寻具台湾特色的礼品,在此过程中,他深感人们总是急于引进外国产物,却忘记本地其实也有值得探索的品项,导致市场上的产品选择有限。有感于此,谢欣翰决定在大稻埕开设一家鼓励在地制品的专门店,营业至今已近5 年。深知文化底蕴才是让商品历久不衰的关键,他除了花费心力了解店内每一样物件的创作缘由与过程,并借此评估商品的发展潜力外,自己也爱搜罗特别的老件,更以此作为新品开发的灵感来源。

“我们得知道自己是谁啊!”他爱惜地拿起一只“北投烧”的杯子,娓娓地说道,在日本时代早期,台湾的陶艺重镇在北投,因而北投曾有“北投窑”的发展历史。他说:“这里烧出来的釉色通常是绿色或咖啡色,像这样的东西超级珍贵,因为现在都停产了。从这样的角度探索台湾的文化脉络很有趣。”

擅长特殊印刷加工的黄显勋,平日也喜欢搜集各式器皿,而他对以机器量制形体、再以手工上釉赋予单件特色的器皿制造方式,特别有感。他说:“设计物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可以量产,还有可复制性,因此,可被量产及订制是很吸引我的一件事情。”他认为,陶瓷器上烫金华美的细节或釉料天然烧结的痕迹,经常能触发视觉上的新灵感,“食器还呼应了一个地方的风土。例如日本九州的陶艺师把火山屑加进釉料,所以能烧结出属于当地限定的纹路质感。每个人、每个地方都有独特的创造元素,这些事物都会透过作品反映出来。”

以惜物心情制作的传统食器

对于食器所承载的文化面向深有心得的两人,对于台湾传统食器的特色也极有观察。“以前的食器设计很直观,大家认为吃饱就是福,所以会有福字碗这样的东西,只要吃到碗底,就会看到‘福’字。”谢欣翰强调从前的餐具不似一次性餐具用完就丢,因而外观上会有更多的情感印记,“有些碗盘上会直接写上拥有者的名字,那跟现在的Logo 观念不太一样,以前的人会觉得‘这是我的汤匙’,在这当中,我看到一种惜物的感情。”

黄显勋对此亦有所感,他对台湾传统器皿的印象即是扎实圆润,以实用为导向,“这样的餐具视觉上比较厚实,感觉比较不怕碰撞。此外,以前人们喜欢很丰富的感觉,觉得光把菜放在盘子上会有点空,因此就在盘子边缘画一些花朵,让餐点上桌时感觉很澎湃,所以在老食器上,我们常能看到一些很缤纷的细节。”

特殊釉料能让器物表面烧结出具有特色的纹理。(图/陈冠凯摄) 旧时食器上会直接写上拥有者或店家的名称,反映当时的惜物心情。(图/陈冠凯摄)

用心盛装生活好滋味

谢欣翰偏好将传统器具的细节融入当代新品的创作手法,店里热卖的“中药陶罐蜡烛”,便是以他搜集的古陶药罐为灵感所制,罐内放置带有八角和当归香气的大豆蜡烛,浓烈的在地特色,让人一见便想起大稻埕的氛围,也因此成为许多人赠与外国友人的礼品。作为店主,他也发现自己的选物偏好,慢慢影响了一些店家选择器物的标准,他乐观其成地说:“很多开店的人来这里找食器、找餐具,最近也有做沉浸式剧场的人来找东西,这代表大家对生活感知的能力逐渐提升,品味会互相影响,进而就能带动产业发展。”

观察本地的生活脉动,黄显勋发现近年来台北开设越来越多陶土体验工作室,表示大家愿意去接触并多了解这种材质,而讲究器皿美学的茶艺空间也开始复苏,进而提升人们对于器皿美学的关注程度,“餐厅尤其是引领食器美学的重要据点,虽然多数餐厅还是以实用、耐碰撞为主,但许多以精致为取向的餐饮业者已经开始慢慢提升水准。我觉得餐饮企业集团也是有社会责任的,他们有较大的使用量、有更充足的资金,应该做些具有地方特色的器皿。”

无论怀旧或新潮,在反映自身偏好的前提下,每一样器物都有其存在的理由,谢欣翰说:“器皿能带来疗愈感,我不是厨艺精湛的人,但我买外食,一定把它盛放在好看的盘子里,这会让我觉得自己有被好好对待,那是属于我和我自己的时光。”

黄显勋也有感而发地说:“我们每天都会思考什么场合要穿什么衣服,但吃其实是人最重要的一个生活环节,也应该被好好地对待。”生活况味就从这些细节累积,好好挑选自己的食器,就是营造美好日常的开端,更是重新发掘在地文化底蕴的另类视角。

器皿的种种细节,让谢欣翰(左)与黄显勋(右)有著探索不完的乐趣。(图/陈冠凯摄) “地衣荒物”的热卖商品“中药陶罐蜡烛”(右),造型灵感来自传统中药罐(左)。(图/陈冠凯摄)

本文作者:林佳蕙

(本文摘自《台北画刊3月号638期》)

《台北画刊3月号638期》

(中时新闻网)